台南因為「歷史」、「文化」才升格為直轄市,不過,有些都市擘畫可能背離歷史,甚至和文化格格不入。
新近,西班牙托雷多大學博士候選人黃建龍指出:台南市政府文化局訂定的《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意在保存街區意象,但工務局的《建築管理自治條例》卻要求小巷弄新建房屋必須退縮。一旦街屋縮,老街風貌勢將蕩然無存。
市府都發局回應,中西區正進行通盤檢討,年底將公開展覽,如有民眾提出反對意見,何時定案,不敢預測。市府雖有歷史街區條例,但府城至今沒有指定街區,若民眾申請新建屋,房舍只能退縮,包括立面,市府都無法要求。只指定中西區,其他區域老街是否不受管制?希望相關單位可以對有意改建、新建屋主進行柔性勸導。
質疑為甚麼要提反對街屋退縮,進而明指延宕都市計畫,都發局的說辭不但近似恫嚇、分化,且一副老街保存事不關己,談老街徒然妨礙市政的態勢?不知主管機關心目中的文化、歷史,到底是那一種版本?怎麼書寫?
很多人一定還記得,二十年前,台南市政府曾經毀掉延平街的往事:
安平的延平街和中興街、效忠街是緣起荷據時期的三條老街,並以延平街最重要。這三條老街建構出來的原生聚落,街道蜿蜒曲折,寬窄不一的「屬人空間」。稍寬的街道成了小廣場,是居民的公共空間,巷弄中近乎直角的轉折,具街區防衛功能。因闢建於海邊沙灘,延平街上有幾處明顯的自然起伏,早年還有階梯,歷史紋理饒富趣味。
民國八○年代,市府執行沿襲自日據時期的都市規畫,將延平街原本兩、三公尺寬,曲折有致的街道拉直,並拓寬為六公尺。八十三年初,消息曝光後,以成大建築系王明蘅教授為首,包括黃崑山、姜渝生等建築系、都計系教授希望維持延平街的人文空間,建議循特區模式,留下原生聚落。
為留下延平街,文化界和政界曾經長期努力。八十三年五月,市議員吳美杏召開「海安路地下街及延平古街座談會」,希望說服議會和市府,中止拓寬延平街以及開闢海安路地下街計畫。
不少民進黨人士,包括林易煌、許瑞峰、黃昭凱、李文正、錢林慧君、莊智湧等等,成立「搶救歷史遺跡行動聯盟」,出面和市府協商,希望緩拆,以尋求對策,留住老街。
八十三年十月,立法委員周荃施政總質詢,建議府城人行政院長連戰制止家鄉毀壞文化資產的行徑。連戰當場決定提報古蹟資料,提報之前不可拆除,因而得到將近一年的迴旋時間,讓力主保留的學界和文化界人士可以奔走、構思,多方尋求奧援,為留住老街製造更多機會。
八十三年十二月廿七日,為了守護延平街,新黨籍的立委周荃和前台獨聯盟主席後來的台南市長張燦鍙一起在台北召開記者會。當面對歷史、文化,不分統、獨,好美的場景。
八十四年五月台南市立文化中心主任陳永源策劃全國文藝季「發現王城」,重點在「延平踩街」。目的無非延宕怪手的履帶進出,拉長緩衝時間。
不過,市府執意拆延平街。八十四七月卅一日延平街拓寬拓寬前夕,民進黨主席施明德以及張燦鍙、周荃、王家貞、郭朝武等等仍不放棄,直接找施治明市長,希望留住老街。
八十四年八月一日上午八時二十五分,怪手終究進入延平街。怪手起落間,老街一鏟一鏟拭去,也一道一道刻畫出當時政府與人民的文化水準。
延平街事件之後十五年,台南市升格。一○一年七月,《台南市歷史街區振興自治條例》通過,但,府城的歷史街區「振興」了嗎?近四年來,只有鹽水老街指定為歷史街區。台南市,因為府城的歷史、文化而升格,但,歷史文化核心區的定位安在?
延平街已矣,當下,台南市政府怎麼「處理」老街區?怎麼譜寫歷史?且拭目以待。


, , , ,
創作者介紹

教你怎麼貸款

xkxdrd34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